首页 >烘焙

流云问道 第二十五章 叮嘱_1

2019-12-14 15:35:13 | 来源: 烘焙

流云问道 第二十五章 叮嘱

时间缓缓流过,随着一颗又一颗土黄色妖丹被吴忧用掉,吴忧对土元素的感悟也越来越清晰了,而且经过长时间吸收妖丹中散发的灵气和暗室中充足的灵气,吴忧体内三百六十一个灵气气旋里的灵气也越来越浓了

,隐隐有种要化液的感觉。

当吴忧两手掌之间的那颗土黄色妖丹完全消失后,吴忧便下意识的从储物戒中拿下一颗妖丹,只是吴忧的神识把储物戒中的妖丹扫了一遍又一遍,愣是没有发现一颗土黄色的妖丹。

“哎,仅差一丝,太可惜了!”在这个关键时刻,吴忧被迫中断了感悟,微微摇头,苦笑着低语,神情里有些不甘,如果再多些土黄色的妖丹,哪怕只是多一颗,也许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了,只是,可惜了,难道只有遗憾才会更让人记忆犹新?

吴忧瞬间就从土元素感悟失败的情绪中走了出来,然后开始查验体内灵气的状况,感受着体内灵气气旋的雄厚,吴忧发现里面灵气的量虽然已经很多了,但是依然没有突破的感觉。

如果一直留在这里修行,借助于青枫山脉的灵脉,或许一两个月,或许几个月,体内灵气的量变一定会带来质变,境界也一定能突破,但是吴忧心中牵挂着冷锋白灵儿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耐心在这里苦修了。

“既然土黄色的妖丹没了,土元素之力也没有悟出,留在这里已然没有太大用处了,那就出关吧,算算时间,从被追杀那天起,到现在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也不知道小锋灵儿熊起三人怎么样了?”

吴忧已经在蚀灵蚁一族的山洞里呆一个月了,而且还是在蚀灵蚁一族山洞最核心的位置,不仅吸收了大量的灵气,也得到了不小的好处,承了蚀灵蚁一族天大的情谊。

虽然吴忧已经决定离开了,但是也不能这样说走就走,吴忧已经和蚀灵蚁一族的白胡子老头和天齐宝宝一大一小建立了深厚友谊,怎么着走之前也得和人打个招呼。

吴忧起身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于是吴忧叫上天齐宝宝和白胡子老头,开始了再一次的烧烤大餐,一方面准备在吃烧烤的时候和他俩告个别,另一方面也算表达一下自己心中的感激。

烧烤大餐全程都是吴忧一个人在做,白胡子老头和天齐宝宝两个吃货在一旁看着,吴忧已经做了太多次的烧烤,动作相当的熟练,再加上有白胡子老头带来的已经处理好的灵肉,速度也很快。

在天齐宝宝期盼的目光中吴忧切下了第一批烤熟的肉,并把这些肉放在盘子里,加上调料拌好之后才端给了白胡子老头和天齐宝宝。

“哇,看起来好好吃哦,谢谢哥哥!”天齐宝宝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烤肉食欲大开,吞咽了一口口水后,才抬起头用一双萌萌的大眼睛满是笑意的看着吴忧,脆生的感谢吴忧。

天齐宝宝还太小,没有察觉出来吴忧的不同,而白胡子老头经历过的事儿太多太多了,见识非凡,看到吴优有些反常的拌烤肉、端烤肉的举动后,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吴忧。

白胡子老头没有说话,而是沉思了一个呼吸,瞬间喜上眉头,吴小子这是要走的节奏啊,走了好,走了天齐宝宝就会收心了,自己也不用担心天齐宝宝被他拐走了,放下心事儿后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肉来。

吴忧就这样一直在烤肉,烤好了再切好拌好,最后端到天齐宝宝和白胡子老头身前,一批又一批,直至第五批肉烤好后,吴忧才坐了下来准备开吃。

当吴忧坐下后才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有吃的,没喝的?原来是少了酒,表达感谢之意当然离不开酒了,吴忧想起酒的时候便大手拍着脑门笑着说道:“我说少了些什么,弄了半天,忘了把酒拿出来了。”

说话间,吴忧就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坛酒,这些酒还是吴忧在上阳峰的时候,六师兄的酒窖开窖,送给每位师兄弟十坛酒,之后吴忧将酒埋在了山洞中五坛,放在储物戒中五坛,这次拿出来的正是那五坛酒。

这些酒拿出来招待白胡子老头刚刚好,在吴忧眼中,白胡子老头就是一个大恩人,吴忧进入蚀灵蚁一族的山洞不仅保得了一命,而且还发了一笔财,更是得到了白胡子老头的允许,在暗室中安静的修行了一个月,实力也增强不少。

“老先生,这可是我师兄亲自用灵果酿的酒,绝对精品,您可得多喝点儿。”吴忧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两个杯子分别满上,四溢的酒香瞬间就飘散在空气里,酒杯上方还有雾状灵气飘散,相当的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满饮此杯。

“好香,的确是好酒,我老头子已经许久没有喝过酒了,今天就和你来几杯,真可谓烤肉配酒,越喝越有,当痛饮,哈哈。”白胡子老头说完,吃了一大口烤肉后,便举起了满酒的酒杯喝了下去,没有丝毫等吴忧的意思。

吴忧看着喝完杯中酒又自己满上的白胡子老头阵阵无语,这不仅是一个大吃货,还是一个酒鬼啊,吴忧微微一笑,端起酒杯也慢慢喝了起来,小口吃肉,小口喝酒,在青枫山脉深处能有这样轻松自在的时候当真少见。

“吴小子,青枫山脉有着你想象不到的危险,就算是我有些地方也是去不得的,要想在这里闯荡就必须得有足够的实力,我劝你到这里就别再往前走了,还是早些离去的好,免得在山里丢了性命。”

白胡子老头拿起酒坛缓缓往杯中倒着酒,神色中有些伤感,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刚刚还是微笑的表情也不见了,说话的时候也没有看吴忧一眼,酒刚倒好就满饮了,然后看着跳动的火焰默默不语。

“老先生,我们来青枫山脉闯荡就是为了培养我们的能力,磨砺自己,让我们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虽然时刻会有危险,但是危险常常也伴随着机遇,不能因为有危险就放弃了寻找机遇,这和咱们吃东西一样,如果有一天吃东西噎着了,难道以后就不吃东西了?”

“老先生是为我好这我明白,我可是很珍惜性命的,但是老先生也应该知道修行路上又怎么可能一帆风顺,对于危险能避则避,避不过也不能放弃,还是要抗争一番的,但只要死不了,我就一定会在修行路上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更何况在青枫山脉里我还有三个同伴,走散之前我们约定过要在深山里相聚的,或许他们正在往深山赶的路上,或许他们已经到了那里,或许他们遭遇了麻烦正在休整,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我都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赶过去。”吴忧脸上全是坚定的表情。

白胡子老头听到吴忧说的这一番话,又是一阵沉默,想当初自己也是一个和吴忧一样,有血气,有冲劲儿的问道少年,对什么都无所畏惧。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慢慢的就变了,变的畏首畏尾了,心中也有了顾忌,是不是也是从那时候起修为就停滞不前了?白胡子老头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在是想不起来了,还是年轻好啊。

“既然如此,我就不再劝你了,或许你的观点是对的,但只有走过了才知道,不过你要记着一点,只有活着才有机会,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死其实很简单,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需要勇气。”

白胡子老头静静的看着吴忧说道,神色看起来也相当的伤感,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平生经历,以一个过来人的角度真诚的叮嘱吴忧,就像教导一个后辈一样。

吴忧没有经历过,还不明白白胡子老头话语中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吴忧看到白胡子老头这个样子,心中也莫名的伤感了起来,吴忧的情绪竟然被白胡子老头给影响了,而且吴忧对这一切毫无察觉。

吴忧和白胡子老头都处在了伤感中,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天齐宝宝看到吴忧和白胡子老头吃肉喝酒早已好奇不已,更是闻到诱人的酒香后隐隐有种跃跃欲试的劲头,可惜,吴忧倒酒的时候只拿出了两只杯子,自动的把天齐宝宝给忽略了。

没有吴忧的帮助不代表天齐宝宝就品尝不到酒了,天齐宝宝一个翻身轻轻松松的跃到了酒坛上,把头伸进酒坛中,近距离的闻着诱人的酒香,天齐宝宝完全忘了只尝一下的初衷,对着酒坛狂饮起来,结果就喝多了,一个不稳就掉进了酒坛。

“噗通!”

一声类似小石头落水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声音虽然不大,但不亚于平地起惊雷,山脚下又没有河水,怎么会有水声呢?吴忧和白胡子老头瞬间就从伤感状态惊醒了过来。

吴忧还在寻找声音来源的时候,白胡子老头就发现了酒坛里泡着的天齐宝宝,身体漂浮在酒水面上,大口大口的喝着美酒,紧接着吴忧也发现了酒坛中大口喝酒的天齐宝宝,吴忧看到天齐宝宝这样萌萌的状态,哈哈的笑出了声来。

白胡子老头也笑着捞起了天齐宝宝,天齐宝宝是第一次喝酒,而且还是这种灵酒,虽然并没有喝太多,但是已经有些醉意了,摇头晃脑,两只大眼睛缓慢的闭一下睁一下闭一下睁一下,嘴里也说个不停。

“真好喝,好酒,我喝,我喝,诶?别拉我,我要喝酒,我还要喝酒......”

“小小年纪就能豪饮,不愧是大...你爹的孩子,和你爹一个性子,好酒如命,碰到好酒必定会品尝一番,只是小家伙你这回知道美酒的威力了吧,哈哈哈!”白胡子老头想到了一些天齐宝宝父亲的往事,不由的笑着感慨起来。

潍坊妇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最好的妇科医院
重庆治疗睾丸炎费用
盖州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