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食

一拳厨神 第三百五十四章 我是夏沧

2019-10-11 22:42:02 | 来源: 主食

一拳厨神 第三百五十四章 我是夏沧

出现在吴笛面前的是一座普通的农家小院。四四方方,竹篱笆下生长着几朵黄菊花,一间普通的小木屋,木屋前则是一张普通的石桌与两个石凳,一旁还有一片菜圃,种着几株小菜。

院前的石桌旁,坐着一个白衣胜雪的青年男子,悠闲的泡茶、斟茶而后品茶,看到吴笛的到来,青年顿时露出微笑,如同等到了早已约定好的老友挥了挥手。

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那么的稀松,那么的寻常,唯一不寻常的就是这里是深不知道多少万里的海底深渊之底,除却那座小院所在的方位之外,其余地方皆是死寂,静悄悄一片。

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深处,魔气纵横,仿佛封印着某种绝世大凶。

“吴笛,你来了。”白衣男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对吴笛招了招手。

“路上遇到海带子二号,耽搁了一会儿。”吴笛也一点都不意外,拍拍身上的海带裙。

“你要不要,给你来一点。”说着话的同时,吴笛大大咧咧的在另一张石凳上坐下,端起桌上白衣男子为他泡好的茶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细细品茶什么的根本不是吴笛的风格。

“这水味道不错,再来一碗。”吴笛放下茶杯,自己从银子中取出一个脸盘子大的大碗,比那盛茶水的茶壶还要大。

白衣男子微笑不语。

“现在,总可以说说了吧,你是怎么一眼看出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话说你又是谁?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吴笛疑惑的问道。

“呵呵”白衣男子微微笑了笑,说道:“我是夏沧。”

“夏沧?”吴笛露出思索之意,越想越觉得这个名字熟悉。

“啊,我想起来了。”片刻过后,吴笛猛地一拍手,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个名字会那么熟悉,因为曾经不止一次的从别人口中听到过。

“你就是夏沧?还没死?不过没死的话你怎么不回去?住在这黑不溜秋的地方干什么?特殊癖好吗?算了算了,这是你的隐私,你不用回答也没关系的,还是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吧。”吴笛露出一副不怎么感兴趣的神情,话锋也是随即一转。

“你想知道我是从哪里看出你来自另外的世界的,很简单,从你脸上看出来的。”白衣男子夏沧笑吟吟的说道。

吴笛:“……”

“能好好说话不?”

“好吧,那你先去那边看看能不能打爆那鬼东西。”夏沧点点头,旋即指了指屋外的黑暗深处。

“那个不急,我们再唠会磕呗,我这里有瓜子,吃不吃。”吴笛不慌不忙,好整以暇的坐着,从银子中取出一把晶莹的香瓜子放在石桌上,同时还推给夏沧一部分。

咔嚓咔嚓

嗑瓜子声此起彼伏,在这海底深渊之中构成了一副诡异却和谐的画面,院子地面上不多时便是多出了一堆瓜子壳。

“吴笛你躲不了的,你来到这个世界就是当救世主来的。”夏沧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道。

“救世主?我可真没兴趣,谁爱当谁当。”吴笛满不在乎。

“这你不想当也得当,你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你的。”夏沧说道。

“这倒也是,那种鬼东西和我天生犯冲,我确实有点抑制不住想揍他们的冲动。”吴笛说道。

“所以既然无法避免,那就主动一点,迟早要去,何不早去。”夏沧说道。

“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我这人比较懒怎么破?”吴笛反问。

“那我便给你一点动力,兴许当你完成使命之后,就可以找到回去的路了。”夏沧说道。

“唔,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消息。”吴笛点点头,拍了拍手上的瓜子末。

“那就开始吧。”言罢,吴笛起身,在白衣夏沧的注视之下向小院外走去,没入深渊的黑暗之中。

“那便开始吧。”夏沧亦是说道,抬手一指,顿时如同打开了一座天地樊笼,铺天盖地的魔气奔涌而出,淹没整片深渊,也淹没了深渊半途中漂浮着的一颗绿色的种子,紧接着魔气再度蔓延,最终冲出海面,取乌云而代之。

一股压抑到近乎要令人发狂的氛围以沧海为中心向着大陆扩散开去,除却辽阔的无人区之外,无论是东沧南山西漠北原还是诸子百家林立的中州大陆,所有的势力

,所有的修士皆是感受到了那来自遥远沧海的恐怖之气。

越是强者,感受越是清晰。

万妖兽族的无数低等妖兽在那股气息之下匍匐,变得更为的嗜血,产生强烈的杀戮欲望,但是领主级的大妖兽则是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惧。

既渴望那气息的洗礼,但是却又对之感到恐惧,截然相反的两种感触纠缠在一起,令他们迷茫。

而在那魔气的中心,吴笛的面前,站着一个十余丈高的魔神之躯,通体覆盖着黑森森的鳞甲,但是在那鳞甲之外却又覆盖着一层细密的灰色长毛,而在魔神的额头,还有两根螺旋长角,眼眸灰白一片。

每一片鳞甲都仿佛具有生命一般,一张一合,鼓荡出无穷的灰雾,毫无疑问这就是吴笛先后两次见到的那只魔手的全身,但是同时吴笛也看出眼前的这个魔神并非真身,而是与那破关魔手类似的产物。

纵然如此,也足够恐怖。

“啦西鲁巴鲁”魔神开口,竟然并非完全无意识的死物,只不过他的魔语注定无法得到吴笛的回应,因为根本听不懂。

“真是的,就没个翻译吗?话说,就这么一个小家伙也要我出手,真正要打的话把正主放出来吗。”吴笛嘴里嘟哝着抱怨道,行动却是没有半分的停滞,一拳落在魔神的腰腹位置。

只听得轰的一声,一个前后透亮的大洞出现在魔神身上。

“唔吼吼吼”魔神顿时惊怒,魔气涌动,不多时那大洞便是被补齐,完好如初。

“不死之身?有挂也没用,照样打爆你。”吴笛眼中有光芒闪烁,体内轰隆,周身的血液仿佛都是在此刻沸腾起来,他已经将战力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最为恐怖的战斗在海底深渊爆发,而这场战斗的观众只有一个夏沧,然而整片大陆却是有着无数人彻夜难眠。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终于那笼罩天地的压抑之气缓缓退去,最终完全消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海底深渊,吴笛扭了扭手脚,回到夏沧小院,道:“这鬼东西也太不经打了,也不安排一个厉害点的。”

夏沧看着吴笛耷拉着的眼皮,看到了其中隐藏着的疲惫,并不拆穿,起身说道:“这只是一次预演,记住这次经历,不然以后打起来可是要吃亏的。”

“人呢?”当吴笛抬头再看,小院之中已然没有了夏沧的身影,原本干净的小院亦是蒙上了一层浅灰色彩,唯有桌上的茶壶茶杯依旧整洁。

“走了也不说一句,神出鬼没的,下次再见再好好说说你。”吴笛不无埋怨的说着,打了一个哈欠,毫不见外的走进小木屋,寻了一地倒头便睡。

今天真的是稍稍有些累了。

……

金昌癫痫病医院

商丘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枣庄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金昌癫痫病医院费用

商丘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适合漏尿人穿的纸尿裤
术后漏尿用什么纸尿裤
晚上尿失禁怎么回事
总是漏尿穿什么纸尿裤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