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我欲为天第七十二章挑事

2019-11-21 06:01:24 | 来源: 饮食

我欲为天 第七十二章 挑事

那人听到落云的话脸色微微阴沉下来,他没想到落云看上去不咋地,但是竟然会如此的强硬。

“很好,难怪家主和大xiǎo姐都会选中你,説实话,作为白家人,看到这一次的比武竟然挑选一个外人,心里当然是过不去,我白鹤自认为有那个实力代替白家出战。”白鹤冷笑道。

其实不光是他,只要是白家的年轻一辈心里都不爽,而白鹤只是忍不住説了出来而已。

白鹤那灵者初级的实力,可不是许三立那种酒肉穿肠过的混蛋能比的,所以完全不会惧怕落云,加上心里对于落云很是不爽,所以他此刻是很想修理落云一顿。

“来吧!我赶时间。”落云轻声道,随即纵身一跃,直接从七层一跃而下,身体就如同轻毛一般,稳稳落地,这一手让的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顿时眼前一亮,这种手法一看就知道实力不俗。

“哼。”白鹤冷哼一声,同样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落云的身前。

“出手吧!”落云淡淡道。

“你是客人,身为白家人,这diǎn待客之道还是有的。”白鹤道。

“那好,注意了。”落云也不废话,脚掌一踏地面,整个人纵身一跃,对着身前的白鹤一掌劈下。

“灵武高级,切。”白鹤感觉到落云的实力,藐视道。

脚步一撮,很轻松的躲开这一掌,同时抬腿高踢而去。

落云身在半空,看着高踢而来的一腿,身形一转,和白鹤踢出的右腿一撮而过,落地之后,落云单掌撑住地面,一脚凌空抽射使出。

“嘭……”

一击踢中白鹤的大腿,单脚支撑的白鹤一时没站稳,踉跄着向后退去,不过白鹤的反应也是不错,xiǎo碎步连踏,最后也是站稳身形。

白鹤错愕的看着依旧是单掌撑地的落云,脸色瞬间黯淡下来,他没想到只是刚一交手,居然被对方击退,不过他还不知道,玩身体的格斗,十个他都不是落云的对手。

“果然有两下子。”白鹤説完,体内灵力也是毫无保留的呼啸而出,一步跨出,身形如箭般掠出,一拳轰出,夹杂着低沉的破风之声,狠狠的轰向落云。

周围的看热闹的人脸色一变,这哪里还是切磋,这种完全就是打伤对手的招式,落云怎么説也是客人,还是家主选中的人,要是最后伤了,虽然説明家主看走了眼,但是毕竟面子上过不去。

可是面对白鹤这般狠厉的攻击,落云却是毫无退却之意,同时是将血红色的灵力释放出来,包裹住右拳,然后以一种非常蛮横的姿态,和白鹤对轰在一起。

对于这样的事情落云见的多了,他知道,要么不出手,要是出手一定要以强悍的姿态胜利,这样不仅可以震住出手的人,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也一并震住。

嘭。

低沉的声音响起,双拳重重相撞,两道攻击冲撞而起的反向能量气浪,顿时在周围挂起一道道旋风。

蹬蹬蹬。

气浪的中心,两道身影都是一震,落云后退四五步,但是白鹤也是退了同样的步数。

两人的一次硬碰硬居然不分上下。

白鹤阴沉着脸,双眼微眯,被震的发麻的拳头隐隐有些刺痛感。

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落云的实力其实不如自己,但是很显然,对方那血红色的灵力质量要比他修炼的要高出很多。

“我不管你修炼的是什么,哪怕等级比我的高,但是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实力的差距。”白鹤説完眼中也是掠过一抹阴厉之色,只见其双掌翻飞,一种锋利的灵力波动也是散发出来。

“奔雷袭!”

“白鹤要发疯了,奔雷袭可是王级高阶的武技。”

施展出奔雷袭,白鹤也不给落云使用武技的时间,远远的就对着落云奔袭而来,身后拖着的虚影也是证明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极致。

落云眼瞳紧紧的盯着急冲过来的白鹤,对方这种如同冲杀一般的气势,使得他全身的毛孔都是悄然一缩,双手也是缓缓的紧握起来。

血红色的灵力在经脉中流淌起来,最后不断的灌注进入落云的双手之中。

双手手印一番,落云轻喝一声。

“叠浪拳!”

右拳毫无花俏的一拳轰出,这一拳轰出,周围的人大为不解,速度慢,威力弱,难道想用这样的招式来对抗白鹤的王级高阶武技?或者説还有后招?

在大家的这种期待当中,落云双手再次有了变化。

双手结印,再次一番,然后猛的握拳轰出,两道拳印打出,而后落云强行催动体内的灵力,再次打出双拳,四道拳印追上第一道拳印,五印叠加,瞬间从拳印之上弥漫开来一种强悍的气息。

瞬间也是速度暴增,对着暴冲而来的白鹤轰击而去。

狂暴的拳印和白鹤那划出的手掌掌印撞击在一起。

“砰!”

狂暴的灵力席卷而出,仿佛连地面都要被掀飞一般,周围看热闹的白家人都是目光紧盯着双方攻击交错的地方。

“破!”

落云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这一次他超实力使用出五道灵力相互叠加,因为他知道白鹤决不是许三立那样的货色可以相比的。

叠浪拳,每增加一次拳印,攻击力就会增加五层。

在落云那犹如浪潮一般的拳印之中,白鹤的那拍击而出的手刀印记也是仿佛被时间定格,然后众人仿佛听到一道细微的破碎的声音。再接着

,那记手刀之上却是出现裂纹,并且在飞速的扩大。

最后,白鹤的手刀再也承受不住落云那如潮般的拳印的一次次冲刷,最终是彻底的消散,看着消散的手刀,白鹤愣在当场,眼中涌现出惊骇之色,,最后被如潮般的拳印轰击身体,倒飞出去。

落地之后,白鹤单膝跪地,良久道:“我输了。”

轰……

周围的看客发出一连窜的议论之声,这样的结果可以説绝对没人想到,但是事实就真的发生在眼前。

“不知道,现在我还有资格吗?”落云问道。

“你赢了,自然有这个资格。”白鹤道。

落云不再理会众人的目光,直接爬上七层,盘膝而坐,再次进入修炼当中。

刚才的交手,落云只觉得他是一段xiǎoxiǎo的插曲,只是一xiǎo段热身而已罢了。

大安区人民医院
长春牛皮癣医院怎么样
四川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贵州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哪里
厦门癫痫病医院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