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爱的约定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鱼峰区委

2020-02-15 17:57:27 | 来源: 汤羹

爱的约定(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鱼峰区委)

蒙 佳

小时候,老家屋后,是自家菜园。

母亲习惯早起摘菜。她精心侍弄的菜地,像一块绿色的画布,错落点缀着紫、白、红各色果实。菜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像一群认真做早操的孩子,努力伸展着小胳膊、小腿儿。

我小心翼翼地将脚尖插进菜畦缝隙的少许泥地,想去抓一只斑斓的蝴蝶,又怕保持不住平衡,一脚下去,会踩到长得正欢的苗儿。

正在浇菜的母亲忙碌着,背后一片汗湿,回身见我,笑问,怎么不肯睡了。我自知毁了约,一言不发,看着母亲健硕的身影,看着蝴蝶振翅飞走。

那时的母亲,能挑二百多斤的担子健步如飞。走到老远处,停下来等我,边擦汗,边向我招手。

6岁时,举家迁居城市。父母工作的厂区有一个废弃的角落。母亲和一把锄头欣喜地发现了它。堆陇、撒种、施肥,用竹篱围住,像呵护新生儿一样,精心耕耘。

菜地日渐活泼而富有生机。我想,母亲一定听得懂瓜菜的语言,能感应菜秧抽芽的喜悦,能辨别眼前飞过的蜻蜓是快乐,抑或忧伤。否则,她布满老茧的双手,怎能抚弄到哪里,哪里就有一片盎然绿意呢?

果然,菜地开始果实累累,自家吃不完,还惠及过往的同事。开始,人们还寒暄几句,征得母亲同意;再后来,想摘菜,只管来拿,仿佛是自家种的。

母亲和我约好,随他们摘。菜摘了又长,人要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那时的母亲,脸上总是带着笑。尽管疲倦的腰身,已不再挺拔。

母亲退休了。在屋后种了些不太用打理的番薯苗和芥菜,只要淋水,就能疯长。每次回家,她总要我装走一大袋,说是自家种的,不打农药。

这次回去,生病卧床的母亲已不能陪我摘菜,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能撑住身子,趴在窗台边看我,一边嘱咐我,要摘哪里的,才水灵好吃

我对着迎风颤动的番薯苗,猛然发现,母亲的菜地越来越小,菜的种类,也越发简单。仿佛,似水流年,要把一切都带走,包括我的母亲。

我不由惊惧地抬起头,连连回身望去,只见身后注视我的母亲,额前有一绺白发,刚好被风吹起。

若有所思。我心里像有一块石头落地。她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便问:怎么了?我笑笑说:没什么,我只要您,好好的。

显然,母亲没有发现我已哽咽。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白发,也笑了,露出洁白的假牙,似是允诺。自从生病以来,我第一次看到她笑得如此舒展。

那一笑,点亮了周遭。仿佛我们母女又达成了默契的约定,各自安好,不管遭遇怎样的困难,都要好好地活着。

从小到大,我已记不清和母亲有过多少约定,唯有各自安好这个约定,如此残忍而又柔软地触动心底,像是吸了水的海绵,容不得轻轻一触,稍微的力量,便可哭出声来。

风尘仆仆,我们都是岁月河流里一朵小小浪花。我多么期望,和母亲之间爱的约定,能在时光深处种下永恒的种子,开出明媚和温暖的花,幽幽花香,沁人心脾!

(作者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鱼峰区委)

泰成逸园分院医生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靠谱吗
四川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唐山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南宁妇科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