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覆云乱煜 第九十二章 顾命

2019-10-12 21:48:27 | 来源: 汤羹

覆云乱煜 第九十二章 顾命

不知几百年未遭刀兵之祸的太庙中大地震颤。

只见宫门处冲出一群铁骑,绵延成一条粗壮黑线,仿佛没个尽头,轰隆马蹄声中,俱是黑马黑甲的玄甲铁骑,一杆“萧”字王旗迎风飘展,白底黑字。

萧煜亲卫中的精锐嫡系。集合了草原和中都西北五州最精锐的骑兵,虽然只有六千骑兵,但对上普通骑兵,即便数万人,也能凿穿阵形。

六千重骑视五成兵马司和暗卫于无物,浩浩荡荡,气势如虹,一路直奔太庙。

正二品右都督诸葛恭翻身下马,单膝跪地行礼,恭声道:“末将护驾来迟,还请王爷责罚。”

萧煜摆了摆手,示意免礼平身。

一旁不远处的文武百官起先还不能确定这又是哪一家的骑兵,在看到这一幕后,可就真的心底发凉了,前有萧烈,后有萧煜,这萧家父子真的要把天给给翻过来不成?

六千铁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来的气势如虹,去得也似风卷残云如龙,在原本平整光洁的御道上留下了满地狼藉。

此时东都城中已经是一片风声鹤唳,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无不是家家闭门锁户,富贵人家的亲兵家丁更是手持刀枪,严阵以待。

街上已经戒严,五城兵马司的人马和手持重弩的暗卫随处可见,但凡有敢闹事者、行为不轨者,一律格杀勿论。一些个没有眼力劲的青皮无赖想要趁着这兵荒马乱的时候,发上一笔意外之财,或者干脆就是煽风点火,做上一些**掳掠之事,结果被暗卫直接用重弩射成了血葫芦,又是哀号声遍地。一时间满城上下人心惶惶,不晓得又是发生了什么泼天的祸事,难不成北面的萧逆大军打过来了不成?只是经历过当年太子谋反一案的官场老人咂摸出一些味道,怕是兵变了!

若真是兵变,这东都城中难道又要血流成河?!

萧煜的六千铁骑出现之后,暗卫们似乎早已经得了上峰命令,一路放行。当然,即便不放行

,以这六千精锐骑兵,也大可杀出一条血路。

一直奔到西城门处,这支远超一般行伍精锐的六千铁骑才放缓了速度,徐徐前行。

天尘真人看了眼不远处重兵把守的城门,说道:“西平王,我与秋叶师侄先行护送三位师兄师姐退到城外靑景观去,那里应该有微尘师兄留下的后手,你有这六千铁骑护卫,是走是留,全凭你的意愿。”

萧煜点了点头道:“几位真人路上小心,萧某还有几分未了事宜,要耽搁片刻,就不送几位真人了。”

天尘真人笑着摇了摇头,“无妨,到了这儿也不怕萧烈出手偷袭。”

话音刚落,天尘真人已经是大袖一卷,将三名大真人和秋叶全部笼罩其中。

陆地起金虹。

天尘真人直接化作一道金虹飞过城墙,速度之快,以至于金虹掠过之处,有一道明显可以看出扭曲的气流。

虽然只是初入逍遥神仙的境界,可毕竟还是逍遥神仙,即便携带了四人,比起崔先生等人的血遁也是毫不逊色。

在空中留下一道刺目尾痕之后,金虹消失在梅山方向。

萧煜拨转马头,轻声道:“从今日起,就再也没有什么皇子党和亲王党了,而是要变成保皇派了。”

诸葛恭小心问道:“王爷,那咱们?”

萧煜笑了笑,“不管如何,我还是姓萧的。”

诸葛恭心中明了,不再多言。

萧煜说道:“你们先走,我再去见位故人,还有,把墨书带上。”

诸葛恭脸上闪过一丝惶急,“王爷,千金之躯怎可轻易涉险。”

萧煜平静道:“我会让紫老陪我一起,一个时辰之后,在城外三里亭等我,这是军令。”

诸葛恭只能无奈应道:“诺。”

——

皇帝驾崩。死得不明不白,却没有人敢在这个关头提出异议,而萧烈、孙立功和陆谦三位大都督又是异口同声地认定方才两位神仙大动干戈,陛下年事已高,受不得惊吓,乃是暴卒而亡,而张清则是趁机发动宫变,想要迎晋王秦权入宫,幸得安国公有先见之明,曾提早告知西平郡王,引六千铁骑入宫平叛,只是惜乎手无缚鸡之力的首辅大人李严不幸死于乱军之中。

如今贼首张清已然伏诛,当务之急是要拥立新帝。

毕竟国不可一日无主。

如今身家性命俱是系于萧烈一人之手的文武百官大多战战兢兢,更有次辅周景朝,舍了面皮不要,已然是直接明言,“此等险恶关头,诚是危急存亡之秋,陛下驾崩,百官无首,早先五大都督中,东平郡王牧人起已然是就藩封王,徐林和秦政两位大都督均是不在京中,逆贼张清伏诛,还需有一位大都督主持来主持大局才行。”

百官面面相觑。

孙立功沉声道:“孙某才学平庸,窃据大都督高位,实是惶恐之极,怎敢担当此等重任。”

陆谦则同样说道:“陆某不过刚刚升任大都督,根基浅薄,又无威望资历,万万担当不起国之重器。”

萧烈背负双手,默不作声。

场中一片沉默。

最后还是周景朝打破沉默,说道:“如此,便只有请安国公再度出山。”

萧烈摇头笑道:“萧某乃戴罪之身,岂敢操持权柄?”

周景朝沉声道:“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事急从权。”

说完之后,周景朝扫视一周道:“诸公以为如何?”

众人互相张望了一下后,硬着头皮道:“次辅大人此言有理。”

“下官深以为然。”

“下官附议。”

“下官也是。”

声音嘈杂。

萧烈仍旧是面无表情,说道:“诸君折煞萧某了。”

左都御史笑道:“安国公本就是国之栋梁,当之无愧,此言差矣啊。”

周景朝继续说道:“方才孙世吾老大人也已经表态,孙大人并无异议。”

萧煜沉默了良久,说道:“既然如此,余不才,以诸君之不弃,便于今日忝居这顾命大臣之位。”

孙立功第一个猛然单膝跪地,沉声道:“下官参见顾命大臣!”

周景朝犹豫了一下,紧随其后,同样跪倒在地:“下官参见顾命大臣!”

既然次辅大人和暗卫大都督都能舍得面皮,带了个好头,原本这些跺跺脚,天下便要震一震的文武百官也就是顺势纷纷拜见萧烈。虽说开国几百年,从未有过满朝文武跪拜顾命大臣的先例,但众人心中如明镜一般,这萧烈怕是要学千余年前的权臣霍光了。即便不服气又能如何?宫外尽是刀兵,难道嫌自己活的长了,想要追随先帝和首辅大人、大都督同赴黄泉吗?!

萧烈环视四周,嘴角终于勾起一丝弧度。

他以仅能自己听到的声音低声自语道:“谁不想当皇帝,谁不想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不想坐拥天下,又有谁……”

“规定这个天下只能姓秦?”

在太子秦显惊慌失措的眼神中,萧烈转身朝他走来。

看着这个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走来,让他这个一国储君感到一种倍感耻辱的恐惧。

“送太子殿下回宫。”

那人如是说道。

秦显终于松了一口气,从崩溃的边缘爬了上来。

有人在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治好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地址在哪里
到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怎么坐车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地址在哪
去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怎么坐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