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乱天神尊 第39章 打脸

2019-10-11 20:02:26 | 来源: 菜谱

乱天神尊 第39章 打脸

“小子,出门没看黄历吧?”

那雷豹冷笑了一声,类似于秦飞这种看上去就弱不禁风的货色,他并不急于教训,因为这在他看来,反正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先羞辱他一番。

可他万万没想到,秦飞羸弱的外表下,却隐藏着恐怖的力量。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消失在我面前。”

秦飞望着雷豹平静的说道,其实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想轻易跟人动手。

如今他的事情还没有完,太过于引人注目的话,终归不好。

但雷豹,显然不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

当秦飞这话出口的时候,他已经抡起醋钵大小的拳头,带着呼啸声轰了出去,拳劲打出的瞬间,将空气挤压出一种爆裂般的声音。

四周的人都禁不住闭上了眼睛,一拳便击出空爆声,可想而知雷豹这一拳的力量,强悍到了何等样的境界。

这般恐怖的拳头,哪怕是换做同级别的强者,一个不小心都得受伤。

何况秦飞,还是一个看上去并没有太强实力的少年。

那登记的老生,也是微微皱眉。

直到此刻秦飞都还没有动手接招的意思,难不成自己刚才也被他给糊弄住了?这人只是演技了得,实际并没有什么真实能耐?

若真是这样的话

,秦飞的下场,估计就有些凄惨了。

然而紧接着,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

当雷豹那重愈千斤的拳头轰到秦飞面门外不到一尺的时候,秦飞终于动了。

和大家想象中的不一样,秦飞没有全力使用武技迎敌,甚至于,都没有多认真的对待,只是随随便便抬起一只手,便轻轻的捏住了雷豹打过来的拳头。

雷豹的身躯,直接僵在原地,下一刻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种骇然的神色。

他用力想把自己的拳头往前继续送,但秦飞的手就好像一道坚硬的铁箍,将他的拳头牢牢箍紧,任由自己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再令拳头前进分毫。

“这……这怎么可能?!”

雷豹心中震撼,这不光是他的想法,也是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的想法。

秦飞冷冷道:“我给了你不止一次机会,是你自己没有珍惜,怪不得我。”

说完,他的手臂猛地用力向下一拧,只听喀嚓一声,雷豹这只肌肉虬结的粗壮手臂,便直接被生生拧断。

“嘭!”

伴随着雷豹的惨叫声,秦飞抬腿一脚将他蹬了出去,直接踢飞二三丈,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最终也没能爬起来。

方圆至少五丈内的所有人,全部都被这一幕给镇住。

包括那负责登记的老生,瞳孔也是一阵紧缩。

要想如此轻易的解决炼体境九重的雷豹,他也能做到,但那是以境界的优势碾压,而秦飞如今,很明显还没有跨入凝丹境。

此刻他再仔细一看,心中的惊讶更甚,因为按照他的估算和推测,他觉得秦飞最多也就是在炼体境九重左右,和那雷豹相仿。

秦飞面色冷漠,丝毫没有怜悯的样子,虽然经过这样一弄,那雷豹肯定是无缘参赛了。

可那又如何,若他没有这份能耐,现在躺在地上的,恐怕就是他了。

一切,以实力为尊!

“籍贯,姓名,年龄。”

登记老生不再理会倒地不起的雷豹,收回目光深深看了秦飞一眼,点头询问道。

“秦云,灵州本地人,年龄十六岁。”

当秦飞的年龄公之于众的时候,四周那些已经由不屑转为惊异的目光,如今更是参杂了一种敬畏的神色。

十六岁,便能击败炼体境九重的武者,那么他的真实实力和天赋,该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恐怕就算是对上城主府和孔家这一代的第一天才,也差不了多少了吧?!

所有人内心,都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那你的境界?”

连负责登记的老生也禁不住想知道秦飞的确切水准究竟如何,便问了一句。

秦飞客气的说道:“天兰学院,应该没有规定必须要透露自己的境界吧?”

老生无奈,只得点了点头,为秦飞和唐雪登记。

两人都使用了假名,再加上对容貌做出了改变,因此除了引来大家惊讶错愕的目光之外,并没有人认出他们的身份。

“不愧天兰学院,这招生大会果然是卧虎藏龙,平日里咱们灵州隐藏着的少年天才,估计九成九都被吸引了过来,今天这地方怕是有好戏看了。”

此时此刻,在某个视角极佳的贵宾席上,一名手执折扇的白衣秀士端坐于檀木座椅上,远远望了一眼秦飞,不由得含笑说道。

“这也是必然,每年天兰学院和木青学府招生都会引出不少黑马,几乎已经成了惯例。”在白衣秀士身后,一名黑袍老者点头说道。

“那倒也是,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今年会发生一些特别的事情,也许跟往年都不一样。”白衣秀士道。

黑袍老者一愣,随即笑道:“即使出现再厉害的黑马,要胜过小公主和孔家那小子都是难上加难,今天的状元和榜眼应该没什么意外了,最多就是探花和前十会杀出一些新人。”

白衣秀士微微一笑:“妹妹的实力,已经超过炼体境巅峰,勉强触摸到了凝丹境的门槛,那孔家的小子恐怕也不会落后太多,你说的没错,状元和榜眼的位置,恐怕是难以撼动。”

“话不要说的太满,凡事都有例外。”

正在这时,一道带着丝丝威严的女子声音,从后方的阁楼之中传来。

白衣秀士和黑袍老者,当即都是一愣,接着偏头望去。

“以往任何盛会,前三甲一般都是我们和孔家、林家三方分列,可也有例外,在三十年前的那场武道峰会之中,便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生生夺得了魁首的位置,就连我父亲本人,当初都输给了他半招。”

女子的这番话一传出,二人尽是一呆,紧接着,脑海当中同时浮现出一道削瘦的男子身影。

三十年前,有一名光芒万丈的青年男子横空出世,力压各路群雄,威震灵州南北,锐不可当,一路横扫,生生击败了所有同辈的英杰!

但他的名字,在灵州各大高层当中,早已成为了一个不可被提起的禁忌!

鹤壁治疗男科医院
平凉白癜病医院
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鹤壁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平凉白癜风

猜你喜欢